(袁賢光每當翻看孩子們送給他的生日禮物,總會泛起微笑。)
  
  (袁賢光為患有先天性“小腦共濟失調”的彭長清喂飯。)
  
  (與袁賢光如影隨形的藍色帆布手提袋,它承載著百姓對他的期待。)紅網記者 黎鑫 郴州報道
  
  時進深秋,天氣逐漸轉涼,湖南省宜章縣玉溪鎮長沖村的彭長清和彭長玉兄妹又開始為能否度過今年的寒冬感到害怕了。曾經生龍活虎的兩個生命,因先天性“小腦共濟失調”導致他們20歲以後開始枯萎暗淡,說話吐不成字句、身體站不起來、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尤其到了冬天,最怕冷的兄妹二人更覺是闖“鬼門關”的季節。
  10月14日下午,一位皺紋滿面、穿著朴實、手提藍色帆布袋的老人走進了這個家庭,沒有寒暄、沒有客套,碰到兄妹二人正在艱難吃飯,他徑直接過碗筷為兄妹二人喂飯,“我是袁爺爺,你們要多吃點,要堅強,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好起來的。”這話猶如一股溫泉淌過心間,兄妹倆擎著淚珠大口大口地咀嚼飯菜。
  這位81歲高齡的老人是宜章縣家喻戶曉的“活雷鋒”、“老好人”、“編外信訪局長”、“義工一號”——袁賢光。
  退休21年來,他每天都提著一個破舊的藍色帆布袋穿梭於街頭巷尾或田間地頭,包里的文件資料都是群眾的困難求助與糾紛訴求。儘管他能力有限、腿腳行動也不方便,但為了老百姓的煩心事,他從未停止過奔波。
  如此倔強的老人,心中只有一條信念:最見不得老百姓吃苦受罪。
  “做好事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2011年5月,袁賢光奔波過勞,小腿潰瘍,在宜章縣人民醫院治療。一天,他接到天塘鄉中心小學教師譚蘭霞的電話,譚老師說她班裡一個叫範林錦的學生和妹妹範林秀,長期來一邊學習一邊照料癱瘓在床的母親,最近,她跟範林錦一起去看望了範母,發現範母臀部褥瘡已嚴重腐爛,滿屋腥臭,危在旦夕。範父在廣東打工養家,範林錦兄妹只能輟學料理母親了……
  袁賢光在醫院里躺不住了。他跟譚蘭霞約好第二天到縣政務中心門口見面。在瞭解範母情況後的第三天,袁賢光就帶領5名義工買了豬肉、食用油、大米趕到天塘鄉,走進山背村範林錦家裡。瞭解到範母由於戶口問題沒解決,導致不能享受農村合作醫療和農村低保待遇後,袁老很著急。
  他一邊組織愛心人士捐款,一邊與省、市媒體聯繫,報道這個家庭的特殊困難情況。終於,在眾多好心人的資助下,範母被送到了郴州市一家醫院進行治療。這期間,袁賢光天天去看望,凡生活上需要的,他都及時送來。此外,袁老通過多次給有關部門打報告、當面闡述情況等,幫助範母把戶口的問題也解決了。
  “沒有袁爺爺的幫助,我也許早就失去了媽媽。”範林錦感激地說。接著,袁賢光跟譚蘭霞一起關心幫助張慧、張利君、譚蘭香等一批遭遇不幸的特困學生走出困境。袁賢光到天塘鄉那些孩子家裡不知去了多少回,每次來到中心小學,孩子們就呼隆隆圍上來,里三層外三層地擁著他喊:“袁爺爺好!袁爺爺好!袁爺爺好!”
  這是袁賢光最幸福的時候。
  “老百姓的困難就是我的困難。”袁賢光稱,他做好事並不是為了得到高尚的標舉,而是出於日常本分。這塊土地上父老鄉親的涼熱冷暖、疾苦痛癢、生生死死,他都瞭然於心,“在我這裡做好事永遠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老百姓的事沒辦成我睡不著覺”
  
  宜章的百姓都知道,袁賢光出門辦事,必定會提上他的藍色帆布手提袋。這個包與他如影隨形,歲月的刻刀不僅將袁老臉上的皺紋越“雕”越深,也將手提袋“割”得遍體凌傷。“這個包提了10多年了呢!”袁賢光介紹,這個藍色的帆布手提袋是他兒媳多前年參加某高校培訓的會議資料袋。手提袋上還依稀可見“某某大學工商行政管理系畢業留念”等字樣。
  這個包從來就沒有“瘦”下過。袁賢光坦言,每當看到藍色手提袋鼓鼓的時候,心裡就會有一種莫名的壓力,“老百姓的事沒辦成,我睡不著覺。”
  2007年夏的一天早晨,袁賢光剛出門就碰到前來找他的幾位退休幹部職工,他們交給袁賢光一疊申訴材料,密密麻麻的簽名和手印就占了三頁紙。袁賢光請他們到家裡坐,仔細傾聽他們講述。原來,他們退休後,有280人只發了部分工資,有的單位退休職工每個月只發60元生活費,特困退休幹部只好上街擦皮鞋,撿廢品。
  “你們向有關部門反映了嗎?”袁賢光問。
  “誰說沒有反映?”一位牽頭的退休工程師說:“只差腳沒有跑斷。都說,等一等,等一等,只怕要等到死那一天!”大家說起來都很生氣,說要是本地解決不了,就上北京。袁賢光說:“你就是到北京去,還要回來才解決問題,何苦呢?年紀都很大了,身體要緊。我幫你們跑!”
  袁賢光將他們的申訴材料送到縣裡幾位主要領導那裡,領導批示以後,又跟蹤到農林水系統的幾個單位。這是一個老大難問題,單位領導十分作難,要袁賢光向大家多做解釋工作,這件事急不得,不是不給落實,實在拿不出錢,正在想辦法。
  然而,袁賢光的安撫終究按捺不住退休幹部的急切。2008年國慶前夕,有人告訴袁賢光,退休幹部職工正在派錢,準備國慶節到北京去。袁老立刻去找這幾名代表中的核心人物,當時這位退休幹部正在騎田嶺將軍寨修路,為了找到他,袁賢光租了一輛摩托車,趕到騎田嶺下的廖家灣村,然後徒步往山上爬。正午時間,日頭很辣,袁賢光氣喘吁吁爬了兩個多鐘頭才爬上將軍寨大廟,連褲頭也被汗水濕透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勸導,總算說服了這個退休幹部。在領導的重視下,目前,這批退休幹部職工都拿到了足額工資。
  “如果腿腳不能動了還有嘴能動”
  
  縣城農貿市場,是袁賢光常去的地方。一是陪老伴買菜,二是瞭解農貿市場農產品行情,三是監督野生動物的私下交易。作為林業公安特聘的監督人,袁賢光只要在市場上發現有販賣野雞、野龜、穿山甲、石蛙等野生動物的,就會立刻向執法部門報告,配合依法查處。
  但這一天,袁賢光卻碰到另一個讓他生氣的事情。幾名城管隊員聲色俱厲地喝令賣菜農民把攤子擺進去一點,正在給顧客稱菜的一名中年農婦動作稍慢了一點,一名城管隊員便上去提起她的畚箕一扔。中年婦女說:“你態度好一點嘛!沒看見我正給人稱菜嗎?”城管隊員索性將農婦手中那桿秤連同秤砣一把奪了過來。農婦上來搶,慌忙喊:“不要丟!不要丟!”但說話間,秤和秤砣就被扔到了河裡。農婦大哭起來。
  袁賢光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大聲說:“撿上來!”執法隊員問:“關你什麼事,你是什麼人!”“我叫袁賢光,行風監督員。你們是這麼執法的!你媽媽賣過菜嗎?你姐姐賣過菜嗎?你這樣欺負賣菜人?”
  城管隊員知道碰上什麼人了,連連認錯,乖乖地脫了鞋襪,跳下河去,把秤桿和秤砣摸了上來。另幾名城管隊員也趕過來,一起向農婦認了錯,對袁賢光的嚴厲批評和教育表示誠懇接受。賣菜的一班人立刻熱烈地鼓起掌來。人們一片聲地喊:“袁老!袁老!袁老!”“他就是袁老呀?”“對,他就是袁老,專門做好事的那個老人家!”
  整個市場都響起了掌聲。
  “很多人都說我喜歡管閑事,但我卻樂在其中。”袁賢光說,這些涉及百姓疾苦的閑事,他會一管到底。
  曾經有人擔心袁賢光歲數大了,不宜再常年操心奔波,建議他回家安享晚年,而他卻拒絕道:“我會不停下來的,除非我死了。如果我的腿腳不能動了,我還有嘴能動……總之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幫助有困難的百姓。”  (原標題:“最美退休幹部”袁賢光:見不得百姓吃苦受罪)
創作者介紹

借款

mh42mhwp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